相关文章

成天灰头土脸 只为塑造一炷清香

来源网址:

当年许多制香的老师傅早已作古,他们的制香手艺也大多湮没在岁月中,可是只要宗教信仰延续,制香行业就不会消失。

当年许多制香的老师傅早已作古,他们的制香手艺也大多湮没在岁月中,可是只要宗教信仰延续,制香行业就不会消失。

许大姐正在制作佛香。

一炷清香,直达肺腑。中国人自古就有祈福、祭祀的习俗,每逢春节、清明等传统节日都要焚香,玉溪的观松寺、灵照寺、白龙寺,常年来也都是香火不断,朝拜祭祀的人所烧的香火费、香油钱自然不会便宜。

如今,佛香已经融入了人们的日常生活,同时香的品种及功能随着生产设备的提高也得到了广泛的提升,各种佛香品种层出不穷,大大丰富了这种独特的“香文化”。不过,虽然烧香的人多,但说起工艺的制作,恐怕只有上了年纪的人才知道。

一天下来全身都是粉

新平县的许桂兰大姐就是一位香烛作坊工人,平时她不仅要做香,还要负责原材料的采购。这里一些村镇的农民不仅善于编制竹器,还会把竹子制成签,整捆地拉到街上贩卖,供作坊制作销售祈福用的香成品。上午7点左右,许大姐就要骑着三轮到农户家里批发竹签,虽然起早辛苦了点,但亲自到人家家里大批量收,总要比市场上便宜十多块钱。

木屑和香末要按一定的比例调配好,经过不断捶打,香坯才能基本成型,下一道工序就是晾干。一般来说,香坯要完全晒干需要一个多月,如果风干的话就需要两个月。“晒香坯非常重要,关系到佛香是否能均匀燃烧,要是在太阳底下暴晒,就容易爆裂,燃烧效果就比较差,所以最好得风干。”

下一步,就是把搅拌好的料放入压料机内,这种模具的钢板上带有许多不同口径的小孔,只要根据所要制作的香的粗细,把香坯、粘合剂放入料槽、塞入竹签,原料就会由模具的孔中被挤出,裹在竹签上,变成了细长的香条。不过,这样的香条一般都不规则,长短不齐,也会有断条。许大姐需要把香整理修条之后,才能比较整齐地被放在二次晾晒,直至完全干燥后,就用塑料纸成捆包装。一来防止香受潮,二来便于储存和运输,也有防止香气挥发的作用。

手工制香既费体力效率又低,同时又是在粉尘环境中工作的活计,不顺应时代需要而逐渐消失也在情理当中。在作坊还没有机械化运作前,许大姐在粉尘堆中经历了好几年手工制香的时光,这种作业方式既累产量又低,质量也不甚满意。不过即便机器运作,每天下班走出工作间,除了口罩护住的地方外,许大姐身上其他地方依旧都是粉。

独门手艺:雕香

许大姐之前曾有一位叔叔在制香作坊做过学徒,她很小就听叔叔讲过一些作坊的事。在她眼里,制香与其他手工行业相比并不难,只要跟着师傅在作坊里干几个月,就可以学会整套手艺,她的叔叔就是学了几个月就自己开作坊了。但是,不难不代表不需要技术,香的好坏与制香师傅的技术有着极密切的关系。香做得好生意自然旺,反之亦然。尽管制香作坊多,但能让老百姓叫得出名号的,只有那么寥寥几家。

制香机的进入,只要几个简单的操作,就可以完成手工制香大部分程序。许大姐虽然只有40多岁,但对于很多人不愿接受这种传统工艺的今天,她也算得上是业内的老行尊,掌握着制香一些关键的环节。而她的手艺精湛处,就是自己雕香的独门技艺,特别是庙里求神、许愿用的大龙香。每支长度都在数米以上,许大姐会用和好香的香泥直接在香柱上雕出龙、八仙、仙鹤的形象,最后涂上鲜艳的红色颜料出售。当然,有时她也会根据订单的实际需要,增添一些其他装饰,如文字、图腾。

手艺虽好 却无人愿意学

许大姐说,不少人民俗活动都会供上佛香,祈福吉祥。一般农村人上香,家里就祈祷平安,村里就祈祷风调雨顺,田里就五谷丰登,大部分都是这样。即便佛香的使用不会终止,但依旧很少有人愿意入行。“就拿制香流程来说吧,做香的人受教育程度都不高,技艺主要靠口口相传,文字资料很少,所以维持也有很大难度。”

网罗天下